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

长篇小说《雪莲花开》连载28


2020-02-03 16:33:06


原标题:长篇小说《雪莲花开》连载28

第三节 共你快乐哀伤过,已不枉此生

“宋宽,你最近在干活吗?”电话里传来身在春城的战友王飞的声音。

“没有。”

“哦,我记得你说你那里司机的工资是1500块钱,是吧?”

“是啊。怎么?你要来?”

“哈哈哈,你可真能闹,不是我要去你那里,是我朋友托我帮他找一位货车司机,工资每个月6000块钱,要求驾驶证是A1的,我觉得你来最合适,你看看你能来吧?”

“好,我去。”

五月初的伊城空气清爽,沁人心脾。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淡淡白云,回乡筑巢的被誉为“森林精灵”的世界珍稀濒危鸟类——白头鹤成群结队地时而出没于林间灌丛、时而徜徉于湿地之间、时而在草地上翩飞起舞、时而翱翔在蓝天之上,似乎在表达着重归故里的欢欣与雀跃,仿佛仙子在空中跳着芭蕾。舞姿优美,鹤声悠扬,繁殖的季节开始了,它们将在这里安家筑巢,生儿育女,繁育后代。汤旺河水,潺潺流着,泛着清波,缓缓流向远方。远处翠松欲滴,繁花似锦,各种说不上来名字的野花争相绽放娇柔的笑靥,点缀在群山绿野之中,恰似镶嵌在祖母绿边彩色的宝石,熠熠生辉。

在一片开满野花的山坡上,一个突出的土包尤为显眼。这是一座垒砌不久的新坟,土还是新的,各类植物还没有在上面安家。墓碑上的照片里,一张年轻好看的脸上,眼底眉梢满是饱含青春的笑容,那笑颜诠释着这个年纪特有的从内而外的自信和引人注目的光鲜,这世间任何自然的美景都比不过她那一对含笑的眼眸。啊,这烂漫纯洁的笑容不知道是多少人在这纷繁杂乱的生活中求得半分超脱的依赖。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男子,面色苍白,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和哀戚,可那步履,却是异常的坚定,一步步地走了过来。他是宋宽。

宋宽把一路采摘来的一束野花放在墓碑前面,自己也对着那张照片坐了下来。他的心底异常的平静。唉,回想一下,这样只靠着呼吸活着的时间有多久了?大概有半年的时间了吧?自己一直沉浸在灰暗冰冷、压抑孤独里不能自拔,绝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眼前照片里的姑娘绝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李清用讲故事的方式提醒了自己已经颓废了很久,雪莲用她深沉无声的爱解救了自己已经濒死的心,也拨开了那遮蔽在他灵魂上面的黑纱。唉,虽然在心里明明知道她已经不在了,可她却又是无处不在的啊。思念一个人,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心底里念着,眼睛里望着,喜也是你,悲也是你。好像所有的热忱和酸涩都与你有关。这就是思念一个人的极致吧!

很久了,每次回想起自己的感情和理智相抗争的过程,感觉那情景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推巨石上山一样,每一次都拼尽全力地把石块推向山顶,可当他刚刚转身,那石块就向山下滚落下来;他不得不又转身走向巨石……现在,他主动地放弃了这场注定是永无休止的抗争,他与自己和解了。经过这一切的他终于明白:只有挥别了过去,自己才能清楚地看见此刻与未来。只有内心不煎熬,才能从容舒适地走过限量版的人生。而所有吃过的苦,受过的难,流过的泪,最终都会变成一束光,带自己抵达想要去的地方。这一路的风雨兼程,那个拼命想要打好一手烂牌的傻孩子,才更值得被岁月温柔相待。

“等我,我的丫头,我不会离开的太久。”说完,宋宽站起身,那深情的目光贪婪地在照片上留连着,最后,他用手轻抚了一下照片上女孩的笑脸,带着她给他的那些炽热的爱情,那些噬心的思念,转过身来,向山坡下走去,踏上了未知的路。

责任编辑: